科大訊飛澄清市場傳聞 股價逆勢上揚難掩機構分

作者:波音正网 | 2021-03-18 17:33

  科大訊飛“2020年度業績不達預期”的傳聞直接導致其2月3日以跌停報收44.41元,從盤後的交易資訊來看,兩家機構席位分別賣出了8752.28萬元和5532.86萬元。

  科大訊飛最近有點煩惱,機構投資者對其業績增長産生了分歧。更有傳聞稱,科大訊飛“2020年度業績不達預期”。

  這傳聞直接導致科大訊飛2月3日以跌停報收44.41元,從盤後的交易資訊來看,兩家機構席位分別賣出了8752.28萬元和5532.86萬元。

  不過,當日也有一家機構席位買入了4591.87萬元,這顯然是機構投資者存在分歧的突出表現。

  2月3日晚間,科大訊飛發佈關於有關傳聞的説明公告,“科大訊飛已于2020年10月27日發佈的《2020年第三季度報告》中披露了2020年度業績預告,公司預計2020年度累計凈利潤為106492.86萬元-139259.90萬元,同比增長30%-70%。公司2020年第四季度經營持續向好,根據最新的財務審計工作進展,業績預計範圍進一步明確至:2020年度累計凈利潤為122876.39萬元-139259.90萬元,同比增長50%-70%。”

  與此同時,科大訊飛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江濤在2月3日晚間8點專門針對上述傳聞召開了投資者的股價波動説明會。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拿到了這次會議的全程記錄,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説明會不到十分鐘就結束了。

  關於公司的經營是否達到預期的問題,江濤在説明會上表示,“科大訊飛2020年10月27號在三季報中間披露了全年的業績預告,當時的預測是全年凈利潤預計同比增長30%-70%。隨著四季度我們各項的經營工作持續向好,年報工作也在緊鑼密鼓的推進。根據最新進展,我們進一步收窄了預期範圍,進一步明確2020年累計的凈利潤在同比增長為50%-70%,也就是説超過50%,這是公司經營基本面的情況,應該是説回應了有股吧傳聞中的一些大家對經營基本面的擔心。”

  另一個傳聞是“2021年度非公開發行股票事項未獲股東大會通過”,這一點在科大訊飛2月3日晚的公告中已經被證實是假消息,其2021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決議公告顯示,其非公開發行股票事項均獲得有效表決權股份總數的三分之二以上通過。

  “我們已經發佈了相關公告,定增事項各項進展符合預期。”江濤表示,劉慶峰董事長出於進一步提升公司股權架構穩定性的目的,在公司漲上千億市值的一個新平臺以後,啟動定增項目,“也體現了他作為實際控制人與公司休戚與共、共同發展的決心,體現出對公司未來股價長期持續健康發展的信心。”

  最令投資者關心的傳聞是“某私募出現情況導致它所重倉的股票下跌”,江濤在2月3日晚的説明會上坦言,根據深交所的相關管理規定,“我們沒法及時查詢當天股東最新異動情況,所以這個大家在有一些投資人在平臺上問我們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們現在確實無法證實,要進一步的看。這就是我們投資者溝通會想跟大家説明的情況。”

  傳言中的“某私募”指的是高毅資本,但是高毅資本在此後很快發佈澄清公告,“第一,馮柳所管理的産品根據基金合同,不存在‘強贖’條款,網傳所謂‘強贖’事項係謠傳。目前馮柳産品已處於封閉申購狀態,且絕大部分客戶為三年以上長鎖定期,最近月度開放贖回金額佔比小于1%。第二,近期有一些媒體報道的馮柳所管理基金的持股是基於2020年第三季度的上市公司公告,間隔一個季度不具備可參考性。目前基金運作良好,持倉狀況受限于私募基金的監管要求不予披露。第三,公司保留對造謠者依法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資料顯示,科大訊飛長期從事語音及語言、自然語言理解、機器學習推理及自主學習等人工智慧核心技術研究,其主營業務是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教育教學。

  結合科大訊飛最新披露的數據顯示,其2018年至2020年的凈利潤增速分別為28.96%、52.61%和50%-70%。但是,這些凈利潤是包含了“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如2019年凈利潤為8.19億元,“扣非”凈利潤僅有4.89億元,其中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達到4.12億元,這也是市場屢屢質疑科大訊飛之處。

  東方財富網數據顯示,在過去的六個月裏,機構給予科大訊飛的投資評級有33個,其中買入25個,增持7個,中性1個。

  唯一的中性評級來自華金證券分析師譚志勇於2020年8月23日發表的研究報告,其評級為“中性-B(下調)”,風險提示是“疫情影響商務活動開展不力;産業競爭加劇;産品研發不及預期風險等。”

  “關鍵是機構現在對科大訊飛的分歧較大,這從2月3日的盤後交易數據也可以看得出來。”上海一位私募基金經理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科大訊飛現在的問題是凈利潤增長太慢,尤其是“扣非”凈利潤,“2015年,科大訊飛的營收是25億元,‘扣非’凈利潤是3.16億元;但是到了2019年,營收已經達到了100億元,‘扣非’凈利潤僅有4.89億元,不到5個億。”

  在上述私募基金經理看來,科大訊飛2015年-2019年間,營收等於是增長了3倍,但是“扣非”凈利潤僅增長了55%左右,“現在2020年年報還沒有披露,因此我們無法知道政府補助對其利潤的貢獻究竟有多大,‘扣非’凈利潤究竟是多少?”

  對於2015-2019年,科大訊飛的凈利潤增速低於營收增速,新時代證券分析師馬笑在2021年2月3日的研究報告中指出,“主要係公司持續加大研發投入,增強核心競爭力,擴大市場份額所致。”

  平臺方面,科大訊飛開放平臺以智慧語音和人機交互為核心,持續為移動網際網路、智慧硬體的創業開發者和用戶提供人工智慧開發與服務能力,核心技術深度賦能行業。賽道方面,科大訊飛將AI技術廣泛應用於教育、醫療、政法、工業等領域。

  一位券商研究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機構的分歧來自於科大訊飛的一些政府訂單不夠透明,“這是很有分歧的一個地方;其次,QFII對它比較看好,但是部分國內機構投資者反而不是太看好,主要看它2021年業績能否兌現,如果兌現,那麼還好説;一旦業績不能兌現,就比較麻煩了。”

  從科大訊飛過去的財報可以看出,目前,教育是公司AI技術應用最為深入的領域之一,其次是在智慧城市、政法、醫療等領域。

  相關數據顯示,2019年,科大訊飛的智慧教育業務實現收入24.98億元,同比增長16.52%,業務規模持續擴大。目前,科大訊飛的智慧教育産品和服務已在3.8萬所學校常態使用,服務過億師生,每年産生的近300億條的學習數據,實現“數據+演算法”的持續迭代升級。

  “大家現在就是看它的教育能否兌現利潤。這一領域競爭對手太多,優勢也不明顯,包括BAT等巨頭以及眾多創業公司均在重點佈局教育,市場競爭加劇可能影響公司業績。”上述券商研究員認為,科大訊飛未來的看點就在智慧教育這一塊,“如果科大訊飛的技術進步、市場推廣不及預期,尤其是安徽省外的教育市場的開發不盡如人意,公司高額的研發投入就有可能形成損失,這是投資者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安信證券分析師胡又文在此前研報中提示的一個風險就是,新業務進展不達預期。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2月,在安徽蚌埠市召開的教育部現場會上,與會領導對科大訊飛因材施教區域智慧教育解決方案的統籌建設的模式,從效果層面、效率層面、社會影響層面等方面進行了研討和評價,方案的應用效果得到了與會領導的一致肯定。

  平安證券的研究報告指出,當前,科大訊飛的因材施教方案已在安徽省蚌埠市、六安市、蕪湖市蕪湖縣、旌德縣以及重慶兩江區、昆明五華區等地落地。

  1.凡本網站註明“來源:中國網科技”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

  2.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站註明“來源:中國網科技”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86-10-88828000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號


波音正网